腾讯音乐娱乐Q1营收57.4亿,“音乐社交”能否刺激用户付费?
分类:娱乐 热度: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披露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腾讯音乐娱乐Q1营收57.4亿,“音乐社交”能否刺激用户付费?

  财报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同比增长39.4%至人民币57.4亿元,营业利润同比增长22.9%至11.5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7.4%至9.87亿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4.9%至12.0亿元,经营性现金流为人民币9.26亿元。

  伴随财报一同公布的,还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董事及联席总裁谢国民“宣布因个人原因辞任所有行政职务”的消息,且在2019年6月6日起生效;此外,腾讯音乐娱乐还任命公司董事及集团联席总裁谢振宇兼任集团CTO。2019年一季度财报的披露与管理层面的调整,给TME的股价带来了波动,5月14日,腾讯音乐娱乐股价开盘大跌,松原新闻,美股盘后跌6.19%,市值245.44亿美元。

  自去年12月上市以来,腾讯音乐娱乐这支“明星中概股”便成为音乐及娱乐行业的关注焦点,一方面,音乐+社交的模式让行业看到更多发展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在国内音乐市场大环境下,松原今日新闻,这样的模式能否经得住检验?

  版权内容为核,社交娱乐为桨

  5月初,腾讯音乐娱乐向美国SEC递交了2018年年报,TME最新的股权架构也被曝光:截至2019年3月31日,腾讯持有腾讯音乐57.4%的股权,为大股东,拥有61.6%的投票权;截至2019年3月31日,PAG Capital Limited持股为9.1%,为第二大股东,拥有11%的投票权。

  而刚刚宣布辞任的TME董事、海洋音乐创始人谢国民持股约为4%,拥有4.7%的投票权。而彼时作为腾讯音乐联席总裁、酷狗创始人的谢振宇持股约4%,拥有4.9%的投票权,二位领导层所持有股权价值均超过了10亿美元。

  而从此次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没有悬念的是,在线音乐与社交娱乐构成了腾讯音乐娱乐的主要驱动力。

  其中,社交娱乐服务在总收入中的比例从2018年一季度的69.53%上升至2019年一季度的72%,而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则主要来自全民K歌的虚拟礼物和增值会员。数据显示:音乐服务付费户的绝对值提高了140万至2840万,社交娱乐付费户绝对值提高60万至1080万。结论是,社交娱乐服务在变现模式中的重要程度进一步提升。

  在版权方面,自2016年与中国音乐集团(CMC)合并为TME后,迄今为止,TME已经独家代理了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在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后,滚石、华研、相信音乐、寰亚等公司的音乐版权也被揽入旗下,也包括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国际唱片公司的版权资源。

腾讯音乐娱乐Q1营收57.4亿,“音乐社交”能否刺激用户付费?

  目前,在腾讯音乐娱乐的收入中,在线音乐层面包括订阅收入、数字专辑、广告收入、其他收入,本质上是产品的流量的变现;而社交娱乐服务则是以增值会员、虚拟礼物为主的由付费用户ARPPU推动的业态。

  而在运营数据上,腾讯音乐第一季度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达2840万,同比增长27.4%。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用户达1080万,同比增长12.5%。但在线音乐的每月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同比下降1.2%至8.3元,社交娱乐的每月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则同比上涨28.1%至127.5元。这是腾讯音乐娱乐在上市之前便打通的音乐社交模式。

  综艺、直播、榜单、音乐社交

  如何创造增长点?

  在版权内容为核心社交娱乐为驱动力的模式下,社交娱乐服务的赛道也正在被持续拓宽。

  一方面,这种“音乐娱乐”的运作模式,也早已使得社交娱乐衍生成为腾讯音乐娱乐的主要收入来源——早在2018年前三季度,TME的在线音乐营收占总营收比重不足30%,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为5.85亿美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的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营收占总营收近70%。

  另一方面,“音乐+社交娱乐”的商业模式,让行业实现了可持续发展,也让其务必做好随时面临着行业审度的准备。

  根据艾瑞咨询的《2019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研究报告》预测: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为76.3亿元,预计在2019年达到103.8亿元的规模,在2023年达到425.7亿元的规模,为2019年的四倍多。

  高增长的数据预期背后是看得见的数字音乐用户付费趋势:今年3月发酵的“周杰伦歌曲付费”事件再次引发了行业讨论,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偶像、音乐人乃至优秀的内容付费买单,不过付费习惯的培养显然需要时间。

上一篇:《黑镜》第五季官方预告 癫狂“莫娘”大飙演技 下一篇:基努利瓦伊星光大道留手印 感恩电影赋予生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