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教育体制改革的四个着力点
分类:国内 热度:

  教育体制改革是改革开放之初教育改革的起点,也始终是40年教育改革的主题主线。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要深化办学体制和教育管理改革,充分激发教育事业发展生机活力。在新时代党和国家教育战略部署中,教育体制改革再次被突出强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前,基础教育领域体制改革正不断深化,逐步形成政府管好教育、社会办好教育、学校潜心治校办学、教师安心热心从教、学生全心专心向学的教育体制机制。

  以管好教育为目标,深化教育治理方式改革

  教育管理重心适度下移。我国从中央到地方有五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党委还设有教育工作领导小组作为党的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各级政府安排副职分管教育工作,但教育行政部门的机构设置、职能划分、权责定位、运行机制有待进一步精细化、科学化、协同化。发挥中央统一领导、地方组织落实的制度优势,很有必要将教育管理重心适度下移,让最熟悉教育的人成为教育决策的重要参与者。强化乡镇政府教育服务能力建设,让乡镇政府在巩固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和水平、改善乡村教学环境、保障校园和师生安全等方面发挥作用。坚持顶层设计与分层决策相结合、充分代表与深度协商相结合、政府主导与社会治理相结合,推进教育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把教育资源配置给真正发展素质教育的学校或个人。

  教育投入重心适度上移。教育财政是教育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党的十八大以来,松原新闻,教育支出责任不断上移,中央均衡性转移支付力度持续加大,教育经费充足性有较大提高,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有所缓解。同时,政府间教育财政责任划分体制不尽合理,区域之间、学校之间、群体之间教育资源差距还很大。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教育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对中央与地方共同承担的义务教育、学生资助、其他教育三方面的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进行了合理划分,但省级以下各级政府的财政关系、教育支出责任有待理顺。亟待合理划分省域内各级政府教育领域的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加大省级教育经费统筹力度,将适宜由更高层级政府承担的基本教育公共服务支出责任上移,避免基层政府承担过多支出责任。

  以办好教育为目标,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

  切实为学校松绑减负。党的十八大以来,教育部本级行政审批事项减少近70%,但不同层级政府之间教育权责交叉重叠,各级政府包得过多、统得过死、管得过细的现象依然存在。据笔者调查发现,河北某市1—9月份各类达标、评比、评估、检查进校园活动多达260余项,各种政府指派非教育教学任务也易分散学校精力。要为学校松绑、为教师减压、为学生减负,落实学校办学主体地位,须大幅减少各类检查、评估、评价,依法保障教师享受法定假期的权利,让学校教育静水流深。此外,尽快出台教育局长任职资格标准,排除教育人事管理制度障碍,松原新闻,畅通优秀中小学校长走上教育局长岗位的职业通道,让更多真正懂教育的人管理教育。

  让学校成为办学主体。推广成都市武侯区“两自一包”改革经验,增加学校在人事管理、经费使用、工资分配、资源配置、专业调整、考试招生、教学改革等方面的办学自主权,赋予校长人权、事权、财权等完整的管理权限。优化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健全学校自我约束、自我发展机制,确保下放权力接得住、用得好。学校管理者可利用我国制度优势,探索公办学校委托管理、特许运营、集团化办学、强校带弱校、学校联盟、高中和大学贯通培养、公私合作办学体制改革,满足学习者多样化、个性化、终身化学习需求,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培育新型办学主体,增加学习选择性,提高教育服务回应性、服务性和多样性。尊重学校多样性、自主性、创造性,让不同性格禀赋、不同兴趣特长、不同素质潜力的学生都能在学校里探寻自我价值。

  以形成合力为目标,健全社会参与体制机制

  构建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社会都有责任。发展教育事业不是政府的独角戏,而是全社会共同参与的集体舞,全社会都应是参与者、贡献者、行动者,要建立全社会责任分担的体制机制。要发挥工会、共青团、妇联、科协、残联等群团组织优势,动员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等社会力量,建立政府部门与民间社会公私伙伴关系,健全公共财政对民办教育的扶持政策,探索基金会—企业—教育系统三方合作模式,支持企业、部门、集体、个人等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兴办教育。

上一篇:医保谈判重在“以价换量” 长期利好创新药产业链 下一篇:英国查尔斯王储夫妇会见特朗普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