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网电影发行决定留在房产中介|调查
分类:房产 热度:

  “我也想过、也查过,最终却发现自己能胜任的工作是那么的有限。”

  停摆120天,曙光虽已来临,但对于所有内地电影行业的地网发行而言,他们的日子五味杂陈。

  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在选择工作,而是工作在选择我们,虽然说物竞天择,很多人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在改变社会,但在下意识里面,其实是社会在改造着我们。

  影院端的朋友可以消耗消耗卖品、做做直播买点套票,但发行总不能把一些积压在手中的衍生品和周边拿出来售卖,要么和公司一起坚持,要么去找寻一下出路,毕竟在当下吃饭可能是首要问题。

  但大家出路又在那里呢?

  何去何从,摆在眼前最严峻的问题

  “我自己也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次除了几家大公司他们之外,所有的发行工资都有缩减,扣掉保险之外,大家拿到手的也就一千多块钱,如果和父母住还好,自己租房或者还房贷实在难以想象。”

  小孙的发行公司多少还算有点家底,她平日的收入也相对稳定一点,虽然比近几年新成立的工资略低,整体上也是无风无浪,这次疫情工资也同样大幅度的跳水。

  她同业伙伴中有一些是以家庭为单位处于行业之中,两口子一个在影城、一个是发行,也有两个都是在影城的,还有两个人都是发行的,可想他们的生活会如何不堪。

一个地网电影发行决定留在房产中介|调查

  不管如何、也不管身处何位,只要还停留在职位上,公司还是会给员工一个非常低微的生活保障,如果没有租房、房贷、车贷和养育压力,吃饭的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

  “我们都想过换个工作环境,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虽然比起电影院更纯粹是青春饭,发行工作对于年龄的要求也不是特别高,很多发行公司更多是熬年头和拼经验吧,但疫情之后大家何去何从尚不可知。”

  其实对于很多发行,一旦年龄过了三十,更多是需要考虑后路,要么是争取努力努力做到区总,更争取进入发行的核心;要么是自己琢磨将来凭借日常的爱好兴趣做点什么,但这需要日常的积蓄、夫妻的共同财产以及家庭在资助做为依托,是一个比自己找工作更大的系统工程。

一个地网电影发行决定留在房产中介|调查

  疫情所导致一部分实体的消亡让小孙和她的一些朋友们对于未来自谋职业更为疑虑,朋友中有做保险的、有做房地产的、也有做销售的,但这些看起来对小孙都有点不靠谱,虽然现在她不用对房贷担心,也没有自己车,但一想到未来多少还是会有点担心。

  “养家的问题虽然不会是当代女性的最需要负担的,有一份收入是维持我们尊严和改善自己生活品质的必须,毕竟现代女性的消费观念和理念已经大为改善,我们不会月光和大手大脚,但收入对我仍然非常非常的重要。”

  对于小孙这样的发行,看未来好像是隔着一张毛玻璃,影影绰绰只能看一个大体的轮廓,公司其实一直都在给她们打气,希望所有人可以暂时不要离开,在坚持坚持,不过对于很多小孙们,她们真正能够选择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

  看起来工作已经有相当长的年限,但对于另谋职业和再找出路的小孙,这一切其实并不是什么优势,所有工作需要的是同行业的工作经验,这对于目前明显出于尴尬境地的电影发行,尤其显得那么的困难。

  转行谈何容易,所有人从零开始

  “如果我还是二十多岁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我想我会很认真的考虑考虑到底应不应该凭着一腔热血和爱好来选择行业。”

  老林做发行的时间其实也不短了,和很多区域发行一样,他们几乎都是从影城走出去的第一批,相比影城的略疲惫枯燥的工作,发行工作既可以保持对爱好的维系,还能在工作时效性自由掌控,况且收入的确要比影城更好一些,这可能是很多底层电影工作者梦寐以求的。

  疫情冲击第一波便是影院端,但地网发行也没好到那里去,一些资金雄厚的发行公司也只不过比影城多正常开了一个月的工资而已,松原新闻,三四五月几乎所有的发行公司均做了最低工资的标准。

  其实老林的公司去年整体的业绩也算好,但电影方面的营收实在欠佳,几乎成了拖公司后腿的部门,未来一两年内又欠缺好的项目,因此全员解散是必然的,老林和他的伙伴们早就有预感要失业,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离开发行公司后,老林之休了几天,其实不休也不行,疫情为全中国摁下了暂停键,全国迫于形势只能全员的待工待岗,略感庆幸的是在失业不足一个月之时,松原网,老林在朋友一条信息的帮助下,找到了房产中介的工作。

上一篇:政府工作报告:未提房地产税立法 坚持房住不炒 下一篇:200万落户北京是“捡漏”?京东“自营房产”撬动学区房单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