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星”大户房地产,为何“星辉”渐黯?
分类:房产 热度:

  “就是想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看房地产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四年前,毛大庆宣布辞去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万科北京公司总经理职务,创立优客工场时,业内一片哗然。

  毛大庆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出去”的地产人。近年来,不胜枚举的房地产职业经理人——尤其是那些具有优良业缘、人缘、资源的明星职业经理人,选择从“受雇于人”转为“自给自足”。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一季度,有超过70名房企高管的职务发生变动。其中近30位是主动辞任或强调“个人原因”,这大概率就是将自起炉灶,更有直言不讳“去创业”者。

  房地产,这个曾经职业经理人明星辈出的行业,正在以不同以往的速度,流失掉那些他们一手缔造的“星”。而往后,房地产这片天空虽仍广阔,却很可能再难见到职业经理人“群星闪耀”的盛景。

  “并非人才的短缺或退化,而是房地产行业的环境变化,导致人才对其前景作用于自身前途的预期发生了改变。”在人力资源专业方面经验丰富,多年来供职于房地产企业的郑云端,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迫力下的魄力

  多数房地产职业经理人“出去”后的创业首选,仍与本行脉脉相通。

  毛大庆创立了联合办公共享空间“优客工场”。原世茂集团副总裁蔡雪梅做了号称“柔性开发”的预制C2B平台“Elab”。龙湖地产上海公司前总经理,后又出任过新华都地产集团总裁的赵男男,2016年与老同仁冯劲义、周德康,一同进入宇通集团旗下绿都地产创业。曾为星河湾“首席操盘手”的梁上燕,转投文旅产业;先后供职于合生地产和中国金茂的知名营销人李伟,辞职后完成了从“甲方”到“乙方”的身份“翻面”。

  舍弃原职转型“创客”的,还有卓越集团原副总裁、深圳卓越公司总经理谢利民,华润置地商业地产事业部原副总经理郑义,绿城中国原执行董事及执行总经理郭佳峰,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原执行总经理应国勇,以及曾在华润、龙湖、阳光城、中南都有不俗表现的陈凯。还有去年被“阵前换帅”的旭辉集团原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经理孔鹏,我爱我家集团原副总裁胡景晖等等,不一而足。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离开大树自辟阴凉,即使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各人的走势也不尽相同。

  过去的资源和经验,用得好是通行证,用不上有可能就是墓志铭。光环、人脉、资源这些条件,只能让存活的几率大一些,是“保健药”而非“保命药”。

  中国每天至少有一万家新创企业诞生,创业圈并不会因为谁曾经在哪里担任什么职务而降低难度。何况创业成功,本就是低概率事件。

  让那么多房地产职业经理人前赴后继的,除却“梦想”和“情怀”,在泥沙俱下的楼市新环境中,其实也裹挟了诸多无奈。回顾房地产职业经理人离职创业潮的起始时间,正与房地产行业近年来的发展曲线相合。

  2015年-2018年,房地产市场环境堪称瞬息万变,叠加房地产企业的高速发展要规模的需求,企业内部的矛盾和损伤开始集中爆发。

  业绩、回款、甚至学历,这些在过去相对弹性的标尺,一下子变得冷硬起来。雇主给职业经理人的要求多了,空间少了,威压多了,容忍少了。

  职业经理人A,在所任职区域公司为集团开疆拓土、上下连通,甚至连几家惯于“挑刺”的媒体,都因他而对这家集团“笔下留情”。但到他不惑之年,松原今日新闻,却遭遇“职场中年危机”——集团内部钦定了接班人,要把他安排去其他非核心业务板块。老将心寒,离职创业。

  职业经理人B,在任期间将所负责区域,从全集团销售额占比的倒数拉到前列。却因政策限制和项目进度使销售回款未能按计划达成,而与集团“谈崩”。不甘不忿,离职创业。

  职业经理人C,学历不高,营销上却是一把好手,即便谈吐举止上有时草莽,高层和同级们也都能理解。但自喊出“转型需要人才战略做基础”后,集团便开始以“英雄也问出处”的学历门槛对全员进行优化淘汰。C未及人力来谈,主动请辞,自行创业。

  何止ABC,类似故事可能每天都在不同的房企上演。站队、内斗、踩雷、牺牲……以倍数于之前的频率上演。

  那些被企业公告宣布为“由于个人原因”或“因公司架构调整”而去职的房地产职业经理人,真实原因多是个人理念风格与公司产生了分歧,无法再“同心同路”。有时甚至在感谢和祝福的“体面分手”表象背后,早已闹到不可开交。

上一篇:滨州3家上黑榜 山东33家违规房地产中介被“拉黑” 下一篇:一季度房地产未拖经济后腿 三亚房地产依赖度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