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壹号一套4000万房产昨被法院查封
分类:房产 热度:

昨天上午8点半,两辆法院的警车停在武林壹号小区门口,吸引了不少过往行人的注意。

武林壹号位于市中心、运河旁,是杭州颇有名气的豪宅之一,法官这次前来,就是要执行其中一套面积332平方米、市价约4000万的房产

这套房产属于一对夫妻,丈夫李某,1968年生,妻子陈某,1976年生,两人是江西一家公司的股东。

记者林琳通讯员西法本版摄影首席记者陈中秋

法官介绍,2016年4月,因股权转让纠纷,李某、陈某夫妻被告上法院,原告要求二人支付逾期经济补偿,经西湖法院一审和杭州中院二审,最终判决李某夫妻赔偿原告违约经济损失937万余元。

之后,李某夫妻断断续续支付了一部分,但还剩400余万元一直没有履行。案子转入执行阶段。

三年来,法官多次联系、督促李某履行还款义务,但李某总是找各种理由,一拖再拖。法院对夫妻二人采取了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但收效甚微。

法官说,每次见到李某,他说话态度都蛮好,总是承诺会主动履行义务,但到了约定时间,又屡屡爽约,上午推下午,明天推后天,就这样一直拖到现在。

鉴于李某夫妻拒不履行生效判决,11月29日,执行干警前往李某、陈某位于武林壹号的房产张贴了腾退公告,决定对这套房产进行强制腾退。

就在腾退前一天,李某还给法官打了电话,承诺下午一定会去把钱还上,可法官一直等到晚上,他都没有出现。

昨天一早,法官就带着法警、锁匠赶到了腾退现场。

李某家在15楼,是一户两梯的设置,出了电梯是一块独立的空间,松原新闻网,堆放着一些鞋架、凳子等杂物。

门口张贴了对联,靠近电梯还有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赛车”,上面印有“Ferrari”字样。

入户门没有关严,留了一道缝。

法官敲了敲门,无人应答。

“有没有人在家?”法官打开门,向屋里喊话。屋里窗帘紧闭,看了一圈,空无一人,李某和陈某都不见踪影。

法官拉开窗帘,环视一圈,发现大部分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

屋内采用美式装修风格,餐客厅里只剩下沙发、餐桌、茶几、电视等大件家具;旁边的厨房显然也整理过,锅子倒扣在灶台上,冰箱里只剩下几罐辣椒酱,酒柜里还有十几瓶红酒。

332平方米的房子,松原新闻,共有五个房间,包括四间卧房和一间书房,每间卧室都配有独立卫生间。主卧和书房外侧还有两个走入式衣帽间,里面挂着不少男女式衣物。

书房北侧是一间玩具房,靠墙是一个开放式柜子,格子里全是各式各样的乐高玩具,其中最显眼的是一组拼装完成的霍格沃茨城堡,官方售价3999元。

书房南面是一间狭小的储物间,靠墙的矮柜上铺了床垫和被子,看起来是保姆房,松原今日新闻,保姆房有单独的通道连接到电梯厅。

主卧的东西几乎已经被清空,隔壁的儿童房里还有不少书和玩具,孩子的课外班课程表贴在墙上,从周一到周日排得满满当当,除了语文、数学、英语外,还有网球、架子鼓、国画、书法等课程。

屋里很多地方贴着便签纸条,看起来是李某和陈某给孩子的“忠告”,比如衣柜两边贴着“有话好好说”“哭只能让事情更糟糕”,客厅电视机屏幕上贴着“合理安排时间,不要浪费每一分钟,作业第一时间完成”,厨房门边贴着“尊重老人”等等。

法官一边查看屋内物品,一边打电话联系李某,让他过来清点剩余的物品。

“我昨天晚上已经收拾过了。”李某态度蛮配合。

“这里还有不少东西,你要自己处理掉的。”法官说。

李某愣了片刻,答应稍后赶过来。

由于房屋内剩余的家具、杂物较多,法院决定暂不腾退,先对房屋进行查封。

法官让锁匠更换了门锁,随后让法警在前后两扇门上都贴上了封条。就在执行干警贴完封条下楼准备返回法院时,李某出现在了一楼大厅。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衣裤、黑色皮鞋,拎着一只棕色公文包,神情淡然。

“我不是不履行,只是手头暂时不宽裕,等这两天凑到钱了,就把这笔执行款履行掉。”李某自称以前在法院工作,后来下海经商,做房地产生意。

看到记者镜头对着自己,李某还特意坐直身子,理了理衣服领子:“你们拍我不要紧,让我衣服弄弄好,做生意99%的人都欠钱,这很正常的。”

法官说,如果李某接下来仍然没有履行还款义务,这套房产将进入评估拍卖程序。

上一篇:年底将至,南京买房窗口期到了吗? 下一篇:把脉楼市、大咖论道,本周日房产专家报告会等你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