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之上海传统建筑的四大特点
分类:房产 热度:

       

核心提示:上海传统建筑独特的发展历程,催生了具有地域文化烙印的营造技术,可将其归纳为:“小而美”、“巧而精”、“素而扑”、“糅而谐”四大特征。

       

上海传统建筑具备两面性:一方面,上海在历史上一直是江南的一部分,其传统建筑体现着江南传统建筑的特征;另一方面,“襟江带海”的地理格局,使上海的航运商贸快速发展,联通四海八方的便利给上海带来了外来文明,其建造技术、风格元素等方面的变化也显而易见。

       

独特的发展历程,催生了具有地域文化烙印的营造技术,可将其归纳为:“小而美”、“巧而精”、“素而扑”、“糅而谐”四大特征。

       

一、小而美

       

与江南地区的其他都会城市(如苏州、杭州、杨州等)相比,古代上海地区的传统建筑在规模、形制、装饰上都要略逊一筹,较少出现大型的厅堂、宫观,许多宅院、寺庙、园林往往并不宏大,透着一种“小而美”的智慧。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地理的“边缘性”、“偏僻性”使然,另一方面也源于强调“隐逸”、不事张扬的独特地域文化。

       

颐园占地仅数亩,园内空间布局疏密有致,收放自如,山、池、桥、楼、阁、斋、舫、榭、廊、古树、翠竹等要素齐具,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呈园林之意趣美。

       

       

二、巧而精

       

上海传统建筑中有一些结构与造型结合完美的例子,体现出极高的营造技艺。如泗泾马家厅,楼下正厅室内不见平顶楼板,只见屋架坡顶,后楼为上下双草架结构,南北有两列翻轩,松原新闻,南面叠斗加双胫翻轩,北面轩较窄且无胫,这种做法可以使有限的底层高度显得更高一些。楼上南侧也做成双胫翻轩,顶部也是草架顶,仪门为木架结构,突出于南面廊,顶部有木斗栱承托门楼檐盖。

       

有时,精巧的木构与内部空间及整体造型完美匹配。如真如寺大殿内四根金柱与一圈檐柱,一起支撑起屋面结构吊顶下的明栿构架与吊顶上的草栿构架,使得大殿前面的礼佛空间装饰精美大气,四根金柱之间的空间尺度近人,金柱与一圈檐柱之间的回闭礼佛空间气氛适宜。

       

大殿为单檐歇山顶,歇山收山较小,屋顶较为陡峭,因斗栱在外檐仅出一跳,导致出檐尺度不大。大殿翼角角梁做嫩戗发戗,角梁端部翘起,使得屋面檐口形成缓缓升起的柔美曲线,四个翼角舒缓展开,呈现出结构之美。

       

       

三、素而朴

       

上海传统建筑在用材、装饰细节和空间塑造上崇尚素朴,常有不事雕琢而居自然之美。其内院空间相对较小,没有假山水池、穿廊小径,只有水井、小型绿植,简单朴素,但空间经济合理,功能适宜。一些民居厅堂,虽用料不惜代价,却素面朝天,少有彩绘、雕饰。

       

一些民居厅堂,虽用料不惜代价,却素面朝天,少有彩绘、雕饰。如松江兰瑞堂,面阔5间,进深9架,部分柱及梁枋采用楠木,堪称大宅,但其梁枋全为素面,素雅简洁,风格独特。

       

       

四、糅而谐

       

上海传统建筑中,一些中西合璧的清真寺、天主堂内充满了糅合、交汇的建筑语言,不少领风气之先的传统民居也大胆吸收新式装饰、做法,许多公共建筑如学校、会馆工所等更喜将建筑符号、细部兼容并蓄。

       

位于浦东陆家嘴的颖川小筑(陈桂春宅)建于1914-1917年,布局上仍然属于传统的院落式住宅,风格上则是中西合璧。陈桂春是会德丰驳船行的买办,原籍河南,因而取名“颖川”。四进三院布局,占地约3.5亩,建筑均为二层,原有建筑面积2423.25平方米,现存1786平方米。

       

砖木结构,小青瓦屋面,有大小房间共70间,其中58间位于中轴线上。原房主陈桂春靠为外商驳运货物而发迹,其背景虽与早期买办不尽相同,但住宅中也反映出中西文化的双重影响。整座住宅是四进三院的典型传统大宅(现只保留中央部分),轴线对称,层层深入,秩序分明。第三进是正房,五开间,松原新闻,带有近似方形的院子,两侧为三开间的厢房,从正对院子的立面看是典型的中式四合院建筑,但正房两端被厢房挡住的两个开间则完全是西式风格。

       

同样,厢房正中开间为中式,两端开间为西式,带有西式的天花、铺地和百叶门。建筑正面外观是五开间硬山式,松原新闻,小青瓦屋面,完全为中国传统风格,但各进两侧封火山墙却是地道的西式作法。这座建筑将中西建筑风格合于一体,又布置得极具特色,显示出亦中亦西的特征为指导思想。

       

上一篇:楼梯这样装,网友怒赞:真的太好看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