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信托因贷款管理不尽职等被处罚 成立以来多任高管未能“善终”
分类:财经 热度:

  中国网财经11月11日讯(记者 孙朋浩 见习记者 鹿凯) 近日,天津银保监局开出罚单,对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信托)做出行政处罚。

  根据处罚信息显示,松原新闻,因信托贷款管理不尽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天津银保监局依据《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第九条,《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第二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条、第四十六条,对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做出罚款人民币5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接连被罚、踩雷 自营资产不良率达12.16%

  中国网财经梳理发现,这已不是北方信托今年第一次受罚。3月22日天津银保监局公布的罚单显示,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因为违规发放房地产自营贷款、信托资金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就曾被罚款人民币合计80万元,并对相关责任人处罚5万元。

  除接连被罚外,近年来北方信托还多次踩雷。今年年初,上市公司ST新光(股票代码:002147.SZ)发生债务违约,并对市场造成较大影响。根据当时上清所相关事件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8日,ST新光的违约债务中有2.1亿元的债权人正是北方信托。

  2018年11月粤泰股份(股票代码:600393.SH)陷入借款纠纷,并导致公司账户被冻结,控股股东的股权被冻结。数月后,2019年4月北方信托为粤泰股份提供了一笔63亿元的授信规模,而就在一年之前2018年3月北方信托还曾为其提供过10亿元的借款。

  根据北方信托2019年4月29日公布的2018年报显示,2018年北方信托总营收录得6.26亿元,同比增长4.2%;实现净利4.19亿元,同比微降1.18%。值得注意的是,北方信托的自营资产不良率高达12.16%,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不良资产的规模在6亿元左右。

  此外,北方信托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包立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于2019年5月被免职,目前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23日,经天津银保监局委任,已由韩立新接替北方信徒总经理职务。

  成高管“黑洞” 数位未能善终

  另据中国网梳理,在包立杰被免之前,北方信托还有数任前高管未能“善终”。

  公开资料显示,北方信托于1987年10月经批准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前身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托投资公司,1994年更名为现名。并于2001年12月,与天津滨海信托合并。

  早在北方信托成立初期,信托行业曾存在超范围经营、擅自提高利率等乱象,也是在这一时期,公司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出现经济问题,之后便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2001年,松原在线,时值北方信托完成了与天津滨海信托的合并,行业的从业公司数也从早期的近5343家下降到60家,公司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却因贪污受贿获刑14年。

  2005年信托业协会成立,同年北方信托第三任董事长、同时兼任总经理的霍津义,被实施“双规”,后被移交司法机关,获判无期徒刑。

  2005年12月,作为北方信托当时实控人的泰达集团董事长刘惠文兼任北方信托董事长。然而,几年过后,刘惠文在家中被发现在中自杀身亡,又一北方信托高层未能善终。

  2015年9月,原本接替刘惠文出任董事长的徐世立退休,由徐世立继任。但仅仅几年过后,2017年6月,松原新闻,天津市委对王建东不作为、不担当问题严肃问责,并免去其职务并向全市通报。

  2018年4月的公司董事会会议,只是推举董事朱文芳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时间不超过6个月。另据北方信贷公布的2018年年报,并未就董事长人选做进一步解释。

  就有关董事长人选问题,中国网多次致电北方信托核实,却得到了相关负责人不在的回复,后续事宜中国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上一篇:习近平在中央军委基层建设会议上强调 发扬优良传统 强化改革创新 推动我军基 下一篇:CJ集团加码中国“单身经济” 推 “一人食”产品瞄准单身群体消费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