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榜单背后隐藏黑色产业链
分类:财经 热度:

       

       

平台发布的各类任务

       

程序员杜平是一个健康管理类App的产品总监,关注各大手机应用榜单是他的工作之一,以他此前的工作经验来看,榜单中好评率越高、排名越靠前的App必定有值得学习和参考的地方。但他逐渐发现,观察这些榜单变化正在影响他的判断力。“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些榜单了,一些评分颇高的App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更奇怪的是在这些评论中,好评和差评所针对的似乎并不是同一款软件,还有些好评所提到的功能根本就不存在于该款App中。”最近,杜平向记者爆料。

       

实际上杜平所观察到的是一条已经形成的黑色产业链上的一环,这条产业链就像是一条藤蔓攀附在各大应用榜单上,并以骗取使用榜单的用户信任作为养分,畸形生长。用网友Lily发在朋友圈上的话来说“有邻居的老家亲戚每天专做App评价,由上家发下来,每单评价后价格由几分到几元不等,月可入千。”

       

一位曾经从事过刷App业务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个行业中大多数是刷手,少数的代发和操控者占据行业顶部,并在变得更加专业。“他们使用一些巧妙的措辞来隐藏自己的刷单行为。”

       

App下载页面的评价两极分化

       

词不达意的评论竟是同一时间发布

       

在小米手机应用平台中的聊天分类榜单有数百款App,这些App都属于聊天和社交功能,竞争激烈。也正因此这些App的评分并不高,其中大多数只拥有3分的评价。不过有一款名为“比邻抱抱”的App却能获得4.5分的较高综合评分,这比有社交界巨头之称的QQ的评分还要高出0.5分。

       

评分的优良表现使得这款软件在该分类中显得鹤立鸡群。点开评论区,共有351个评论,其中有316个满分,34个评分为最低分。然而这款好评度达到90%的App的好评却显得有些奇怪,因为这些评论每次出现都有着一定的规律。以8月14日、8月13日和8月12日三天为例,好评都出现在中午11点整和下午4点整,且发布好评的用户ID都显示为数字,这些用户ID的首位数字和尾数都相同。

       

除此之外,这些评论的内容也大多不谈及App的功能,只屡屡出现“软件不错”“挺好用”“爱上了”等字样。甚至有些好评中还出现“趣味问答功能不错”的字样,而这一功能并不存在于软件内,这对于想要下载聊天工具的用户具有不小的吸引力。

       

再反观给这款App打出差评评论的用户则显得零散不少。从这些信息发布时间上来看各不相同,从用户ID名来看,也呈现出多元化。一位名为雨天的用户在看了评分后,在评论区留言称“这些好评都是真的吗?”一位名为“她说”的用户回复说:“假的”。但这一问一答被滚滚而来的好评淹没,松原新闻网,难以被用户发现。

       

社交工具成为刷单者的乐土

       

还有App在从事批量刷单任务

       

上午10点,“旭雅”起床后像往常一样打开一个名为“崛起主持代放”的QQ群。她是这个群的管理员,松原网,也被群里的人称作主持。在这个人数为476人的群里,总共分为三层,第一层由包括“旭雅”在内的8位主持构成,他们是整个QQ群的管理层,主要负责从各个网站上或更大的QQ群里接收为App刷单的任务,并且记录每一个完成好评任务用户的姓名、手机号、支付宝实名、所接单名、代理名和所接价格。QQ群的第二层由22位代放构成,这些QQ群的中层骨干负责向位于群里第三层的刷手们发布任务,每次任务只选最先回复的10人-20人,人满即停,这些任务就是根据上家的要求在特定的手机应用榜单里为某款App写好评。

       

在“旭雅”的任务记录中不仅有名不见经传的App,还有一些颇有知名度的手机应用。她发给记者的文件显示,这些任务包括某知名财富App的绑卡任务清单和注册新用户任务清单。“这些都是此前接过的任务,只要完成对应的任务,即可得到佣金,在我们这一行没有刷不了的应用榜单,只有不肯花钱的App。”

       

类似“崛起主持代放”这样的QQ群数量并不少,在QQ搜索功能里输入关键词“代放”,可以找到近百个类似的QQ群,其中规模大的QQ群人数超过1000个,规模中等的也有300多人。而在“旭雅”看来这些QQ群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真正的圈内大佬已经开发了业内专门的App。

       

在“旭雅”的推荐下,记者从网上找到了一个名为“每天赚点”的App,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App由北京图田科技有限公司开发。

       

在“每天赚点”App首页,任务被分为截图、新手、游戏、简单、下载和联盟等6个分类。在次级菜单的热门推荐中,不仅有华为、oppo、应用宝、vivo、小米、Tap Tap、百度手机助手等多个应用平台相应App的任务存在,还有针对单个App使用量、使用时间等任务。这些任务中佣金最高的达到12元,最低的为0.02元,记者粗略计算,新注册用户在该App完成所有任务后,能拿到的佣金将超过百元。

       

记者在任务区接到下载试玩一款名为“群侠传”App的任务,该任务要在注册游戏账号,并将游戏人物提升至5级,截图后方能得到1.2元奖励。按照这一要求,记者在App中获得了1.2元。根据该平台的要求这笔钱需要两个工作日后方可到账,且立即可提。

       

谁在购买刷单服务 谁在为其埋单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这些App中单个任务的奖励金额并不多,但按照任务发放总量来看,金额却相当大。

       

以一款名为“一起打麻将”的App为例,其设置的任务总奖励为23151.10元,活动周期从8月8日持续到9月9日,这仅是这款App发布的第一期任务。无独有偶,在同一页面一款名为“掌乐天天捕鱼”的App任务已经进行到第9期,在页面显示中,该款游戏这一期的任务奖励达到2.9万元。

       

除了游戏App,一些应用类App同样有相关任务,其中各类金融和服务类App更是出手阔绰,一款借贷类App发布的任务显示,用户只需注册且绑定银行卡、身份证,并成功使用该App支付10元,即可拿到12元的酬劳。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应用类App也在发布类似任务,不过金额相对较少。曾经从事过刷单App研发的程序员沐愚(化名)透露,购买这些服务的App以游戏App为主,这些App占到市场总量的7成以上,一些伪社交真圈钱的App也在其中占据相当比例。

       

在沐愚接触过的订单中,还有一部分App想通过提升下载量和注册人数来抬升App估值的公司构成,这类公司相当注重月活量、榜单排名和下载排名,与实际地推或广告推广相比,购买刷单服务的成本要低得多。“按照目前线下推广的成本来看,松原今日新闻,获取一个用户需要30元-60元,但通过刷单获得的用户成本要低得多。”

       

这些花费看似不少,但最终还是由用户来买单。沐愚透露,以游戏为例,引导玩家消费就需要有足够的“托”,这些托就是从各个刷单App或刷单QQ群里雇来的刷手,从消费心理学上来看,一旦玩家使用某款游戏的时间达到或超过30分钟以上,其充钱的概率将有较大的提升。而从伪社交App的角度来看,诱导用户注册则完成转化率的第一步。“这些伪社交App会将大多数功能设定为VIP用户才能使用,用户注册完成后为了体验VIP功能就不得不支付会费。一些App为了能吸引用户,会花费数十万元来雇刷手刷单,但这些成本最后还是能从用户的注册金和充值中赚回来。”

       

应用开发商刷榜一方面有助于其获取更多用户,一方面可以拿漂亮数字给投资人看。多方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形成了分工明确的App刷榜产业链,这也导致了“刷榜”行为屡禁不止。“后来我觉得这个行业有违商业道德,就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

       

刷单行为容易泄露个人隐私

       

还会导致手机被监控

       

虽然一些用户通过刷单行为赚到了一些零花钱,但在这背后却藏着无尽的隐患。记者发现,就目前存在的两种刷单模式来看,其核心都需要记录用户个人信息。

       

以社交平台派发任务为例,主持会记录刷手的身份证、实际姓名、电话号码和支付宝账号等信息,这些信息不仅要提供给任务发布者,还要提供给代发。除此之外,这些信息还会在各个社交群中交流,甚至被人低价出售。

       

而在App上领取任务刷单时,隐患同样存在。用户在运行App时,就会被应用要求授予定位、联系人等信息,在注册账户后,用户还需要将App与微信绑定,在提取现金环节,App更要求用户绑定支付宝和微信钱包。

       

除此之外,在领取下载任务时,用户还需要给予App使用情况访问的权限,一旦授予App这一权限后,该应用将能跟踪用户正在使用的其他应用和使用频率,以及用户运营商、语言设置及其他详细信息。这不仅加大了手机内联系人信息被泄露的可能性,还提升了密码、使用习惯、动态短信等核心信息被监控的可能性。

       

刷单涉嫌违法 杭州此前已有判例

       

在国内,对于刷单行为是否违法早有定论。2016年,一家提供应用商店数据的科技公司将两家杭州的刷榜代理公司告上法庭,指其刷榜行为严重影响了数据准确性,破坏正常经营。而这也是全国首例针对“刷榜”行为的诉讼。

       

该案二审判定原告胜诉,最终获赔10万元。代理律师指出,“刷榜”行为触及了数据公司的权益,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而另一方面,如果手机应用市场被这些愿意花钱砸流量的企业所操控,其他软件开发者将在刷榜的生态中受到利益损害。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看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电商法的规定,平台若要提升某款App的排名,则必须在该款App的醒目位置标明为广告,这不仅维护消费者的权利,也是维护整个行业的秩序。”

       

刷单行为终将害人害己

       

何时才能摒弃排名看实质

       

刷单行为在影响公平竞争的同时,也在影响整个行业的秩序。

       

杭州亦扬文化CEO、新闻评论员方扬帆认为,手机应用的刷单行为正在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大问题。“从手机应用推广的角度来看,刷单行为如果没有政策干预将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作为榜单的发布平台,有义务和责任对榜单的排名机制做出相应调整,除此之外用户在选择App时也应当摒弃此前只看评分不看实际的习惯。”

       

然而这在杜平看来仅仅是个美好的愿景,杜平认为,与其他数据造假行为一样,“刷榜”蒙蔽用户的眼睛、影响投资人的判断。这样的行为蔓延开来,破坏的是应用市场的整体。如果越来越多的App参与这种恶性竞争,那么比拼的就不是软件本身的质量,而是谁投了更多的钱去“优化排名”。

       

他介绍手机App“刷榜”公司,往往只注重刷单量,而并不会关注开发者是否正规,应用本身质量如何,这将会直接损害用户的权益。“一些App在圈了一批用户的注册金后,改个名字又上线圈钱,而这些刷手就是他们的帮凶。这也是刷榜行为在业内为人不齿的原因,这些行为影响用户对软件的正确认识,也是对认真开发软件程序员的不公平,而这最终受害的还是用户。”

       

但对于App的推广,杜平也显得有些迷茫。“现在的用户已经习惯于查看榜单,一些好的产品也因为没有此类投入而与市场失之交臂。到底如何看待刷单,对于各App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

上一篇:英伟达财报解读:业绩企稳回升 游戏仍占半壁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